张冻凉

<恋与制作人> 女朋友怕冷但是...

*恋与F4
*车 要脑补的
*ooc 是存在的
*脑洞来自最近忽冷忽热的天气






许墨

又失眠了,躺了许久后女孩决定把被子都团到身上取暖,所以在床上蹭来蹭去。

“嗯...失眠了?”

“啊!是不是把你吵醒了...对不起...”

“没关系。和我说说,为什么失眠?”

“被子...冷...”

一个寒颤使女孩拖长了尾音。

许墨轻轻地笑了笑,然后揽着女孩的腰从冰凉的被窝里拖到了他温热的被窝里,又抱在了怀里。

“哈,这种感觉就好像是,慢镜头下,科幻电影里被怪兽拖走然后被一大口吞下诶!”

许墨的下巴抵着女孩的脑袋,他心脏的跳动声回响在女孩耳畔。

“那,我是现在吃掉你,还是明天早上吃掉你呢?”





白起

走在傍晚的街道上,灯火昏黄的气氛映衬下,白起拉住了女孩的手,瞬间,犹如涨潮的海水被拍到海滩尚未熄灭的篝火边上。

“怕冷还不好好穿衣服!”

“哎呀,别人家的女朋友都已经穿上热裤短裙了,我的学长不能输呀!”

白起抿着嘴唇克制着不由自主扬起的嘴角,脱下外套、套在我身上、拉好拉链一气呵成。

“咳...但你是我家的,所以...听话。多穿点,别冻着。”


李泽言

“总裁,我们可以出发啦!”

“你...这是要去夏威夷度假?!”

“总裁大人,我很清醒,晚宴迟到了不好,快走吧!”

女孩拉起李泽言的手向门口走,却被拽了过去。

“你不是总吵着怕冷吗?现在穿成这样,是想感冒了就不用好好工作吗?”

“我不想因为我做得不好影响到你,社交礼仪的书能找到的我都看了,尽可能地关注到每一个细节,晚礼服我也是走到快断腿才找到的...我也不想让你失望...”

看着女孩的样子,李泽言悄悄地暂停了时间。

沉浸在委屈里的女孩忽然被李泽言抱了起来,朝卧室走去。

“现在不是应该去晚宴吗?!”

“现在最重要,是让你意识到我对你的信心。”





周棋洛


“洛洛,我新买的冰激凌呢?”

“薯片小姐,我已经帮你吃完了!”

“我有找你帮这个忙吗?”

“哎呀,薯片小姐,你手脚总是那么冰,所以要少吃凉的东西!既然,冰激凌已经买了,当然就应该被我吃掉了!”

周棋洛说着从背后抱住了女孩。

“其实我是想用冰激凌做新学的网红料理给你吃啦!”

“啊!这样啊,那我们现在就去超市再买一些!对了,我们一起研究用薯片做原材料的新料理吧!去超市的路上我们去遇见餐厅尝尝新口味的甜品,然后...”

“洛洛边走边说啦!走啦!”

假装自己有猫1
讲真,这是拍喵以来自己最满意的一张,完全不用后期加特效哈哈

<恋与制作人>许墨✖️你看电影的日常<1>

特别致谢指出我上一稿错误的小天使❤

设定:看电影,部分私设
(也可以当作推荐电影的文看咯)

来源:第五章剧情
(非洲人剧情推进的慢,从第五章起开脑洞)  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着电梯正发呆的我,耳畔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今天工作还顺利吗?”

“许…墨!我,咳,还不错。”
我回过神来,脑海里闪现出两个大字“镇定”,毕竟距离我笨拙地跟踪和莫名其妙的夜宿,还没过多久。

“是…嗓子不舒服吗?”

叮————

走进电梯,我看向许墨,四目相接。
“没有。怎么了?”

许墨的嘴角微微上扬,可是在我看来这个角度实在是太熟悉了,难不成许墨有一套公式计算过上扬的角度,怎么每次都这么标准?

“记得你说喜欢《罗马假日》,我黑白电影应该对你胃口,刚好这周六有家影院放映《魂断蓝桥》,周末要一起去看吗?”

听到许墨这么说,我没那么紧绷神经了。
但是转念一想,许墨记忆力这么好,我都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,我打赌他心里一定有个小本子,上面肯定记了我一笔,哎,以后可要谨言慎行了。

“我,现在还不能确定…”
我也不知道,是该答应好,还是…拒绝吗?我好像不想拒绝他。

“我会提前一天向你确认安排的。”
许墨总是这么不出意料的周到。

“嗯,好!”

叮————

我先走出了电梯,回过身给许墨一个我的标准微笑。
“回去好好休息!”

“嗯。我很期待。”

我转身关上门,竟不自觉得回味起刚刚的对话。
说好好休息不是废话嘛,你都已经知道许墨“夜生活”的丰富安排了呀?哎呀!经常被李泽言说白痴,该不会是他对我施的咒语吧!
我赶紧晃了晃脑袋,不想了不想了,伸了伸懒腰好好泡个热水澡去。

嘎哒————

我小声配着画外音“夜生活Action!”然后径直走向浴室。

繁忙的工作暂时让我将许墨的邀约抛在了脑后,直到听见午休时悦悦她们聊起周末的安排,才意识到已经是周五了,到现在还没有临时任务!
我得用实际行动让许墨感受一下什么叫意外之喜,不等了,解锁手机,编辑信息,收件人许墨,发送!

“明晚八点电影开始,可以邀请这位小姐共进晚餐吗?”

“当然!你安排就好!”

“好,傍晚6点准时出发。”

不用紧绷神经的周六,温暖的阳光轻抚着柔软的被子,又调皮地捏了下酣甜沉睡的我的脸颊,我打着哈欠慵懒地睁开双眼,难道太阳也会脸红吗?我满脸疑惑,摸到手机…
什么!下午5点17!这是!晚!霞!

我愣在床上,大脑加速启动中。天呐!我这是把一整个月缺的觉都补回来了!昨晚偷懒还没选好穿什么衣服!不行得赶紧起来!

卫生间哗啦啦的流水声和叮叮当的摆放物品的动静交织在一起,静下来的时候,是5点31分。

端坐在梳妆台,预热卷发棒,瓶瓶罐罐的砰砰声,心里念着还好是晚上,手上一刻不得闲地忙碌着,打底,描描画画,豆沙色唇釉,完成!对着镜子检查过后,5点47分!
选衣服…选裙子吧,嗯…蓝灰色针织裙,烟灰色大衣,再加上黑色长靴,就这样吧,没时间了。

我刚套上一只靴子,门铃就响了,飞速套上另一只,塞了钥匙和手机到手包里,呼吸急促地开了门。

“出发吧。”
许墨的脸上依旧挂着公式化的笑。

“嗯!”

我跟在许墨身后,难得见到教授穿着休闲的模样,干净的白球鞋,深蓝色的牛仔裤,纯白的衬衣上套了件深灰色的毛衣,虽然是休闲装,但依旧透露着令人琢磨不透的深沉感。

许墨放慢了脚步,和我并肩而行到他的车旁,按照电影里绅士为我打开副驾驶车门,之后回过身上了车。

“要听音乐吗?”

“好呀!”

熟悉的音符跳跃在耳边舞蹈,我兴奋地转向许墨。
“这是…巴赫二部创意曲集!许墨,你也喜欢古典乐!”

“嗯,看来我们又多了一个共同点。”
许墨的目光始终紧紧注视着路况,但是嘴角洋溢着笑意,是没有经过计算的角度。

不久,车停在一家西餐厅门前,我们按照标准的流程享用了晚餐。餐厅的灯光有些昏暗,手边精致的小台灯是整张餐桌的光源,许墨的五官被映衬得十分立体,拿着餐具的手突起的血管和骨节更加明显了,美好得像是只有神话中才存在的神,真好奇他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。

到达电影院,许墨去买票,我觉得跟上去不太合适,我去售票处附近的鲜榨果汁机买果汁,不远处看到售票女孩和许墨交谈全程,不出我所料地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双眼几乎就没离开过许默,啧啧,许教授真是多情惹相思。

我转过身伸出手准备取果汁。

“爆米花要中份还是大份呢?”

许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我悬在空中的双手因受惊而抖动,还好没有打翻果汁,拿稳果汁转过身面对许墨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回答他。

“呼…看你吧,不过我不喜欢边看电影边吃东西。”

“我也不喜欢。原来有不吃爆米花的女孩子。”
许墨嘴角上扬的角度更自然了,这次我却开心不起来。

许墨呐,你这是约过多少女孩看电影!和其他女生也是这样相处的吗!暧昧两个字怎么写你知道吗!

我还是忍住了没有问出口,把果汁递给许墨就一言不发地跟着他检票,入座,沉默不语中电影开始了。

沉浸在电影的情节里,我渐渐忘记了赌气。

罗伊和玛拉相遇了,一个意气风发的军人和一个舞姿翩翩的少女。
罗伊和玛拉相恋了,军人不再沉稳严肃,少女不再故作矜持。
罗伊和玛拉失联了,军人在战场生死未卜,少女的生活穷途末路。
时过境迁,再次相遇,物是人非。

放映厅灯光亮起,我眯起有些刺痛的眼睛,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趁机划落,我打开手包才想起出门时太过慌乱没有带纸巾,许墨将手帕递给我。

“擦擦吧。”

他也给别的女生递手帕吗?我的心又开始拧巴起来。

“没事,谢谢。”
小声咕哝着随即用手抹去了泪痕。

许墨这个四处观察人类行为举止的科学家,肯定察觉到我的异样了,默默走在我的身后,依然绅士地为我打开车门,然后开车返回。

路上还是巴赫二部创意曲集,而我的脑海里却是一阵惊涛骇浪。

他不过就是格外的细致周到,他的仔细不过是一种习惯。
为什么要因为许墨和其他的女生交往甚密而赌气?
我并没有立场对他的做法表示不满…
可是我的确感到不悦…
许墨他并没有做错什么…

想到这里,我懊恼得有些脸红,偷偷瞄了瞄许墨,他还是专注关注路况,面无表情。

下车后,我必须先结束由我而起的单方面成立的冷战。

“许墨,我…”

“是太沉浸在剧情里了吗?”
许墨微笑着打断我,我抬起头吃惊的瞪大双眼。

“嗯…”
许墨周到得连开脱的理由都帮我想好了。

“那如果让你改写结局,你会怎么写?”

“我会…在罗伊带玛拉回到苏格兰的家之前,玛拉写下一封坦白自己经历的信,在罗伊来接玛拉的时候,让凯蒂将信交给罗伊,就像故事开头的那样,然后玛拉永远的离开伦敦…就这样吧…”

“所以你觉得这个结局是因为不坦诚?”

真希望许墨那科学家的观察力能察觉到我不仅是对电影有看法,更是对现实有意见。

许墨,也许你觉得和所有人保持安全距离是件好事,但是我希望我们的相处是坦诚的。

“罗伊正是因为坦诚自己的感情才有了浪漫的开始不是吗?也许结局需要这样,但是我希望在生活中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。比起情侣之间,朋友也应该尽可能的坦诚相待。非血缘之间的关系建立起来本来就不容易,维持起来需要耗费精力,比如在交往中保持坦诚,假设没有了坦诚,一段关系也就岌岌可危了。”

我闷着头向前走,一股脑地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。

许墨听到这些话,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,这是我和许墨认识以来第一次闹别扭,气氛降至冰点,我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。我们沉默的一直走到电梯前。

“谢谢,你的坦诚。”

“嗯!?”
许墨没生气!太好了!

“现在换我坦诚了——”

许墨压低了声音,低下头,靠近我的耳边继续说

“你是我遇见过最特别的女孩子。”

我脸颊有些发烫,小心翼翼地瞄向许墨,他这是放弃在我面前计算嘴角上扬的角度了吗!

叮——————

走出电梯,许墨和我走到家门口,是该告别了。

“还有,和你一起看电影很开心。晚安。”

我直视着许墨弯弯的眼睛,克制住想拥抱他的冲动,开心中有些复杂地笑着。

“我也是!晚安!”

【恋与全员✖️你】整理房间过后的奇妙夜(小甜文)


女主视角的不长不短的小甜文

脑洞背景:整理旧物时的突发奇想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才刚瘫坐在沙发上啊,怎么这时候来电话啊!”刚洗完澡的我,只能极不情愿地从沙发上起身,循着铃声才找到手机。

“学——”

“这么久才接电话?还有,你今天去哪里了?为什么没有带手链?”

电话这头的我,被白起一连串的问题搞得一头雾水。

“学长,我…刚刚在找手机,今天哪里都没去,自从上次的教训我一直都有戴手链的。学长,怎么了?”

电话那头长舒了一口气,接着几秒中的安静。

“我…咳,今天你的位置没有变化,却走了几乎一万步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“这个啊,我今天在家大扫除,来来回回爬上爬下的,没想到走了这么多步啊,哈哈。”

还好不是有了新的采访任务。学长关心人的方式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!

“没事就好,手链一定要戴好,而且记住,不要再自作主张地行动。”

“学长,你放心好啦!”

警察叔叔可真严肃啊,这怎么行!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家里转悠,目光忽然落在一个箱子上。诶,有了!

“对了,我今天整理房间的时候,整理了好多高中时的旧物,哈,居然在影集里的几张照片上找到了学长呢!”

“是吗…我不记得我们一起拍过照。”
白起的语气里开始有了些温和,真好。

“哈,在夏季运动会上我和同学们一起拍的照,学长,是意外入镜的!”

“噢,这样啊…”
语气里是有些失落吗?我是听错了吧。再试试看。

“还找到了封信…”

“你拆开看了吗?”

我在信封上摩挲的指尖瞬间定格住了。真是的,又不等我说完话!

白起的语气又变成通话开始那种急切的样子了。我以为和学长解开误会以后,就可以像朋友间的叙旧那样追忆过去了。

“没,没有。”

“我…是有些期待你会打开它,不过不重要了,想知道的话,我会亲口告诉你的。你今天应该很累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我仔细地将信放回箱子里收好。白起的语气里有种不一样的温柔,我想他的嘴角应该是上扬的吧,反正我的嘴角上扬了。

“学长也早点休息哦。”

“嗯,挂了。”

结束了通话,一天不怎么看手机还真有种与世隔绝的滋味。

哎呀!怎么有一条李泽言的未读消息!16点21分!四个小时前!
我颤抖地点开了信息内容,眯着眼睛,不敢直视手机屏幕。

“我看了你们公司这一次的季度报告,还是有很多要改进的问题,不过,终于看到你的进步了。”

发件人李泽言!对啊!等等!这是李泽言发过来的!我用力眨了几下眼睛,因为吃惊皱着眉头又撇着嘴,反复阅读了几次,确定没有看错。

我飞快地打字回复。
“总裁大人,您这是发给我的吗?”
不行不行,删掉!这么说肯定又要被狠狠地怼,但是刚那条消息真是难以置信啊!

“承蒙总裁大人抬爱,不胜荣幸。”

嗯,就这个了吧,发送!反正这么久才回复横竖是逃不过被怼的命了,总裁,轻点怼啊!

几分钟后,李泽言回复了!总裁大人的效率真高!我依然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信息内容,心里一遍又一遍默念“轻点怼。”

“你很少过这么久回复我的消息。”
没!怼!我?

“一直在家收拾卫生来着…”
删…?不删…?嗯,发吧,讲事实要是被怼也没办法。

“你应该把时间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,下次这种事可以找清洁公司做。”

是我今天的判断能力失效,还是李泽言吃错药了?
要是李泽言天天都这么亲切友好地和我交流…不行,还是习惯被他怼,怼人才是总裁大人的招牌特色!今天最后再判断一次,李泽言一定对着屏幕叫我“白痴”了,阿…阿嚏!

“好的,总裁大人。”
发送。总裁大人是体会不到整理旧物的乐趣的。

咕~~

睡衣好舒服啊!不想出门啊!叫外卖吧!
冒菜香锅,不行晚上吃太多了会胖的!盖浇饭,在公司吃的还不够多嘛!这家龙虾饭,看起来不错…

咚咚咚——

我刚抬脚就被沙发边一摞杂志绊住,一个趔趄扑倒门前,透过猫眼向外望去,许默!哎呀没化妆,哎呀,急忙整理了下头发,拽了拽睡衣才开门。

“许默,这么晚才回来呀!”

“嗯,我回来之前路过了一家餐厅,在研究所常听他们提起,就想着带回来给你尝尝。”

许默嘴角微微上扬,夜空里的几颗星星好像悄悄溜进了他弯弯的眼睛里。

咕~~

我的脸瞬间烫了起来,微笑中带着一些难为情地看着许默。

“看来我来的刚好。”
许默眼睛里的星星闪了闪。

“嗯!谢谢你!你吃过了吗?”
接过了美食,我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香气。忍住!不能在许默面前流口水!

“吃过了,你快趁热吃吧,记得睡前练练瑜伽,这样有助于消化和提高睡眠质量。”

“好的!早点休息!”
就要吃到美食啦,我笑的就像煮熟绽放的香肠花一样灿烂。

“你也是。”

许默转身之后,我缓缓地关上了门,瞬间从优雅地少女切换为吃货模式,小跑到餐桌,拆开包装袋,哇,开动啦开动啦。

转眼间美食犹如被龙卷风侵袭过,我满足地坐在餐座前发呆,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,突然,手机提示音让我回过神来。

“薯片小姐,我刚发现一家超好吃的店!”

看到周棋洛发来的照片,包装袋的LOGO好眼熟,诶,就是许墨带回来的那一家!我立刻回复。

“哈哈,我刚吃完,的确很美味!你怎么这么晚才吃饭?”

“哈!这么巧!剧组有人叫了夜宵,我瞒着经纪人偷偷尝了一些!等我拍完这次节目,一起去吃吧!”

即使是发消息,透过文字都可以感受到周棋洛明朗又温暖的笑颜。

“嗯!等你回来!”

“好!经纪人找我了,要继续去拍摄啦!”

我笑着放下了手机,这个夜晚要是能被保存多好!或者每次大扫除之后都有这样的待遇,也不错!

( ps:轻点怼好嘛,初次写文~谢谢你这么棒还读了我的文❤️ )